《星星之火》的音乐如何更精彩

沭阳网

2020-01-12

《星星之火》的音乐如何更精彩

合肥住房租赁协会副会长、合肥么柚公寓总经理李杨则从另一角度解读房地产税立法的意义,他表示,房地产税的出台有利于抑制投资性购房,这同样对租赁市场的发展起到利好,预计2018年楼市调控政策依然趋紧,同时会出台一些利好住房租赁的政策。

《星星之火》的音乐如何更精彩

《星星之火》的音乐如何更精彩——在歌剧《星星之火》专家研讨会上的发言  郝维亚(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教授):  《星星之火》是一部借鉴东北民间音乐元素、兼用板腔体音乐结构、部分加入西方歌剧处理方式的中国民族歌剧。一段时间以来,中国民族歌剧的旋律和唱腔比较缺乏,《星星之火》难能可贵的是,在东北音乐的曲调上做得很好,字词结合也很好,传达出浓郁的地域音乐风格,给人耳目一新的感受。例如,第七首曲子中,母女两人的小型唱段,富于音乐表现力。

这样的小段落,非常精彩。  除此,全剧以《革命人永远是年轻》和其他音乐标签元素作为主导动机。

一些变奏手法,尤其是慢板抒情的变奏处理,令人印象深刻,也符合戏剧氛围。

正是由于作曲家在民间音乐方面的深厚积累,以及创作技术的巧妙使用,才成就了这部歌剧在音乐上的成功。  歌剧是作曲家的艺术。

如果音乐搞不好,编剧再好、舞美再好、表演再好,也难成为佳作。

如果剧本有问题,作曲家要有更多的承担。

因为剧本的选择权,主要在于作曲家。

作曲家应酌情对剧本进行裁剪,把握整体节奏、音乐变化等。

历史上的经典歌剧,都离不开作曲家的智慧。

  《星星之火》作为一部歌剧,音乐要解决戏剧张力的问题。

上半场采用板腔方式,加强了音乐的戏剧表现力。

经过上半场两幕的人物塑造和情绪积累,下半场正是“星星之火,可以燎原”的态势。

但遗憾的是,下半场戏剧的编织有些匆忙,戏剧事件较少。

剧本提供给音乐的支撑不够,造成了音乐中抒情段落较多,抒情段落大量连接,缺少对比。

另外,下半场加入了一些新的音乐,如何和上半场达成平衡?音序的控制和表现力很好,有些男中音也写得很好,但整体风格和前面有较大差异,如何尽可能统一?  演唱声部方面,目前存在一个问题:好人都集中在高音区,坏人都集中在低音区。

这样一来,好人一出来就会显得太吵,缺少主次区分,主要人物的塑造也会有点顾此失彼。

坏人一出来就会感觉太乌,不清晰(提示一下,男中音孙晶石应该用低音谱号记谱),各自吃掉了各自的表现力。

所以,希望声部安排继续斟酌。

否则,没办法做到四个声部都一样,就给重唱造成了写作困难。

如果没有高中低,没有男声、女声搭建一个三声部、四声部的关系,怎么写进重唱?  在歌剧创作中,重唱是个比较难的问题。

重唱编得恰到好处,才可以把声部安排活,把合唱写出来。

民族歌剧的重唱写作,应当各个声部、更多旋律地进行。

如果太强调纵向和声,那么音乐曲调、词曲风格可能都不足以表达情感。

从歌剧《星星之火》的重唱,能够看出创作者精心、有意的安排,但由于剧情的因素、创作的语汇和声部的平衡等问题,没有达到应有的效果,希望有所突破。

  还有一个难点,以宣叙调和戏剧音乐为主要方式,音乐写作如何具有陈述戏剧、制造音乐冲突的作用?如何学习西方宣叙调在变成中文歌剧后的道白手法使用,如何学习戏曲的韵白处理方式在变成歌剧后的说唱手法使用?在一部歌剧中,非唱歌的段落只能说话,甚至有了在音高上说话的可能性。

具体到《星星之火》,现在看来,表现力还不够。

演员在说话的时候,音乐和表演成分太少,使得一些词听起来不够有意思。  整体音乐的呈现,在演唱方面比较好。但除了演唱,歌剧还需要给予乐队更多的变化和调整,目前有点过于方正化。全剧大概80%的调性都是D大调、F大调、G大调。音乐如何有更多的速度、调性和律动变化?人物音乐主题在基于民间音乐共性的同时,希望加强戏剧个性的处理?目前显得太过平稳。  最后,艺术院校排演歌剧,难度比较大,也很了不起,显示出主创团队对于中国歌剧的诚意与责任感。沈阳音乐学院复排的歌剧《星星之火》,对于今天的创作是一种极大的丰富。而且,可以促进教学、培养人才,从长远来看意义重大。同时,音乐学院作为研究歌剧的一个堡垒,外界的期待和要求会更高,希望在细节上继续打磨,精益求精。  (光明网记者李姝昱整理)[责任编辑:刘冰雅]。